阅读历史
换源:

一百五十七章 心太痛了(第三卷)

作品:失火的爱情|作者:张叶红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10-18 06:56:27|下载:失火的爱情TXT下载
  “那么你呢?”清风盯着冷月,捧住她的头问:“为什么离开我,避开我?想自己悄悄地死掉吗?”

  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  “你打算让我狼狈到什么时候?什么地步?把我当成稻草人吗?”他低声的叫着:“那么,在你身边的我,到底算什么?我对你来说只不过如此吗?”

  清风离开冷月的脸,他掉转头去看窗外。

  他怕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怕自己会失声痛哭,因为,他的心实在是太痛了!

  “哎呦,你这大叔,怎么这么讨厌?”冷月伸出手,拉了拉清风的衣角。“不知道吗?我可是患者患者,是病人耶!要一直这样折磨我的话,我的病情会更严重的。”

  “月儿……”

  清风转过头来。

  望着他挚爱而苍白的冷月,一股泪浪又冲进了他的眼眶,眼睛里迅速的又蒙上了一层泪雾。

  “清风君,又哭……”

  “好,我不哭。”袁清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。“我答应你,以后都不哭了。可是,你也要答应我,一定要好起来吆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冷月柔弱的笑了笑。“我答应你。”她轻声说。

  “以后千万不能这样了。”清风絮叨着说:“不管有什么事儿,我都应该第一个知道,不是吗?”

  “放心吧!”她柔顺的点了点头,然后声音小小的:“我不会有事儿。”

  “你当然不能有事儿!”清风握紧了冷月的手。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哪怕是豁出我的性命,我也一定要让你好起来。”

  “豁什么性命啊?”冷月破涕为笑了,她温存的望着清风,轻言细语了:“我很好,睡一觉就会没事了。”

  “好!”清风疼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。“我们就好好的睡一觉,我在旁边陪着你。”

  “清风啊!”袁博拍了拍清风的肩膀,心疼的看着这对可怜的小儿女。“我们还是先回病房吧!冷月急需静养啊!”

  “对对对!回病房再说。”

  “哎呀!”清风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。“大家提醒的对!一时间,我都忘了这是哪了!”

  “没关系!”张博士微笑着插口:“冷月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,只要清醒之后呢,再观察一晚,就可以出院了。还有,把这个带上。”他交给清风一个小瓶,他说:“这是我新研制的特效药,冷月身体支撑不住时,可闻一闻,用它调息缓解阵痛,不过,久闻便会上瘾,故寻常人千万碰不得。”

  “谢谢您!张博士!”

  清风接过小瓶,感激的望着他。

  “现在,我们先回病房吧!”

  张博士一挥手,大家便一起推着冷月向病房走去。

  虽然说是病房,但安排的可是VIP病房。屋子里的陈设就像是高级酒店一样,设施高档齐全。不但有24小时的热水淋浴,而且冰箱里还备有各种饮品和水果。

  “如果需要就餐的话,还可以随时点餐,24小时都会提供服务的。”张博士介绍说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清风点头。

  “月儿,身体哪里不舒服的话,千万不要忍着,不要怕我知道,也不要在我面前逞能。”清风对着病床上的冷月说:“头不疼吗?要不要再仔细的检查检查?”

  “没事儿!”冷月说:“我现在很好,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那么,先来两份鲍鱼粥吧。”清风对身边的护士吩咐说,“她到现在还没吃晚餐呢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护士记下了。

  “爸妈,你们陪一陪冷月,其他的人,都回去吧。”清风对着大家说完,就握住了张博士的手。“张博士,能抽出时间和我淡淡吗?我想详细的了解一下冷月的病情。”

  “不必了!”

  冷月急急的阻拦。

  “张博士,我们出去吧。”清风依然握着张博士的手没有松开。“我们出去吧,出去谈。”

  他带头走出了病房。

  “好吧。”

  张博士安慰的望了望冷月,然后和清风出去了。

  “等一等!”

  袁博也跟了过去。

  邓总,小溪,玉凤分别和冷月告别,他们的眼睛里都含着泪,内心酸楚,依依不舍,但还是不得不离开。

  *

  半个小时之后,袁博和清风从张博士的办公室出来了。

  张博士的话,叫清风心灰意冷,绝望的不能再绝望了。

  他终于明白了,他的冷月,现在就像是一粒小小的水珠,随时随地都会破碎掉,像是虚设的生命一样,随时会消失,随时会离他而去的。

  “清风啊!”

  袁博心痛的叫着。

  他一伸手扶住了脚步踉跄的儿子。

  清风呢,他心碎的望着老爸,声音沙哑:

  “是真的吗?老爸,张博士说的都是真的吗?我的冷月,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吗?”

  “我相信老天爷会善待我们!我也相信冷月一定会渡过此劫,会平安无事的!”

  袁博安慰的拍了拍清风的脊背。

  “孩子,你一定要坚强啊!”袁博哑声的说:“一定要好好照顾冷月,共渡难关。不过……”他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清风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:“婚期就快要到了,请帖也都发出去了,各大报和电台,电视台都会来人的,而冷月这个情况,怎么能举行婚礼呢?”

  “老爸……”

  清风把头靠在袁博的肩上。

  “我是一定要和冷月结婚的。”

  他声音颤抖,眼圈一红,眼珠就潮湿了。

  “好好好——”袁博心疼的挽住了清风的胳膊。“婚礼会如期举行的!不是说好事儿就要多磨吗?我想,你们的爱情一定会感动老天爷的!”

  “老爸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袁博又犹豫了。“冷月的身体……如果举行婚礼的话,她能吃得消吗?”

  “别担心了。”清风振作了一下,说:“冷月,她必须好好的活着!呵!月儿,她必须……”

  清风说不下去了,他颤抖着,并且,又流泪了。

  “好了好了。”袁博压低声音:“快到病房了,不要叫冷月伤心噢!振作!振作一点吧!”

  “嗯。”

  清风擦了擦眼睛,挺了挺脊背,和老爸一起走进了病房。

  此时的冷月,在病房里正忙着给袁夫人端茶倒水,看到他们进来,她竟像个没事人似的高兴的迎了过来。

  “冷月你——”

  清风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他心中也立刻略过一阵激动和怒意。

  叫你睡,就不睡,这样单薄的身体,怎么能吃得消,怎么可能有健康的一日呢?

  “怎么才回来呢?妈妈都着急了呢,正想去找你们呢!”冷月微笑着,柔声的说:“你们喝什么茶?茉莉?龙井?还是红茶?冰箱里只有这些……”

  看到清风的神情,她猛然住了口。

  “怎么啦?不高兴?”

  “为什么不去睡觉?”清风一把抢下她手里的茶杯。“不知道自己是个病人吗?”他愤愤地问,语气里含着严重的责备和不满。

  “清风啊!”袁静站起身,小心翼翼的望着满脸寒霜的儿子。“这可不是我的意思,我说我不想喝茶,可冷月偏偏……”

  “坐下坐下——”

  袁博走近夫人,又是使眼色,又是摆手,他挽住她,一同坐在沙发上。

  “冷月啊!”袁博对冷月微笑:“你就别忙乎了,快躺下来,好好的休息。”

  “爸爸。”

  冷月感激的望了袁博一眼,她又拿起茶壶,给袁博到了一杯茶,放在了茶几上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不听话?”

  清风按耐不住,余怒未息。

  “跟我约定好了,说是要睡上一觉的,可为什么在忙前忙后的端茶倒水?这是你该表现的时候吗?”

  想到病入膏肓的冷月将不久于人世,清风便心如刀绞,难过的要死掉了。看到她单薄的身子,和讨好父母的表情,他更是有说不出来的心疼,跟着心疼同来的就是更大的怒气。

  “看看你——”他捧住了她的脸,深深的凝视着她,眼睛里带着狂野的,不顾一切的热情。“衣服也不多加一件,难道你不知道深秋的夜有多凉吗?你真……”他瞪着她,颤声说:“真让人操心,又不是无知的小孩子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冷月鼻子一酸。

  接着,有两颗大大的泪珠,便沿着她那好苍白好苍白的面颊上滚了下来。

  她用手一把蒙住了嘴,阻止自己委屈的哭出声来。她那纤细的手指,和她的面颊一样的苍白。

  清风愣住了。

  冷月的眼泪叫他大大的一震,把他的怒气和理智全部的震醒了。

  “月儿,别哭,别哭啊!”

  他拥住她,深深的凝视着那张被泪浸湿的脸颊,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绞痛起来了。

  “我不是在责怪你,而是在心疼你啊!”清风苍白着脸,哑着喉咙说:“还有,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?都有哪家医院诊断过?每次见面不都是好好的吗?走——我们再去问问,去国外,或去最权威的医院吧,月儿!”

  “没用了。”冷月说:“太晚了。”

  “别说这种傻话了!身体有什么异样为什么不早对我说?还自己忍着……成了这个样子,我才从邓总那里知道哇!唉唉……”

  他扯着自己的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