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50章 全世界最好的你

作品:风赎蒲公英|作者:拾离枫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10-24 18:13:29|下载:风赎蒲公英TXT下载
  无故被揩油,迷糊的墨蒲卿感到一阵不适,不由皱起眉头,下意识往洛凌霄身上躲了躲。

  此时洛凌霄脸色顿然剧变,搂紧墨蒲卿侧身躲开,抬起另一只手就狠狠地往那混混脸上扇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
  混混随即被扇得不知哪的骨头“咔嚓”一声,整个人摔到在地。

  他没有先摸那火辣辣疼的脸,而是两手抱着自己的脖子,龇牙咧嘴地哇哇叫。

  接着,又指着洛凌霄一顿臭骂,把原来积下的怨在此一并爆发。

  “妈的,现在你那些兄弟一个都不在,还敢这么跟老子嚣张!兄弟们!给老子弄死他,今晚那小妞大伙一起享受!”

  顿时,洛凌霄猛然抬起凶煞的双眼凝视着他们,像一个魔兽一样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。

  当那些混混兴奋地一拥而上时,他迅速把怀里的墨蒲卿推向他们。

  他们下意识接住倒过来的墨蒲卿后,他便往他们脸上一人给一记重拳,在他们摔倒之前把墨蒲卿搂了回来,又给他们补了几脚。

  最后弯曲食指放在嘴边,吹响起独特的哨声。

  没一会儿,不知从哪跑来了一群声势浩大的青年男子,个个身上一道纹身,虽说没拿什么武器在手,却还是让人有些望而生畏。

  “霄哥!”

  这些人看上去年纪都比洛凌霄大,却对他使用尊称,纷纷礼貌喊人后,他们又看着地上几个鬼哭狼嚎的混混疑问,“霄哥,什么情况?”

  没想到这小子比看上去的还更加不简单,竟然让这群

  见形势不对,几个小混混忙连滚带爬地想要开溜,却又被几个青年给拎了回来。

  “让他们都到医院老实躺一星期。”

  发完指令,洛凌霄拦下一辆出租车,又侧身斜睨那个带头的混混一眼,一字一顿无情道,“把他右手那五根手指头全都切下来,给库克喂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,霄哥!”

  “!!!霄,霄哥,霄哥饶命,霄哥饶命啊!”

  无视那个混混惊恐的叫唤,他打开车门,抱着墨蒲卿上车。

  为避免墨蒲卿这副样子回去会被训,洛凌霄给秦绾打了电话,让她到西后院门去接墨蒲卿。

  下车后,他便一路背着墨蒲卿往后院走。

  搂着他的脖子,墨蒲卿贴近他的脸,突然在他耳边呢喃道,“霄霄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帅啊?”

  “嗯?”

  他诧异地皱起眉头,她居然夸他帅?不对劲。

  “哪帅了?”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笑了两声,她安静了一会儿,突然抬起双手胡乱揉他的脸,“脸帅……人也帅!”

  “嗯?!”

  这回答好像更令他诧异了。

  什么意思?

  认真思考着她说的话,他眼前突然一黑。

  “卿卿,别闹,遮住眼睛了,一会儿摔着你了。”

  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给你,给你指路!往右往右,左,左边……”

  “别闹,卿卿……”

  因为看不见,洛凌霄渐渐失去平衡,背着她一同摔到了地上。

  他及时用手护住她的头,也还好是摔在草坪上。

  他松了口气,刚准备把她抱起来时,触到柔软草坪的她,摸索了一下,不禁乐了,翻身就挣开他,在厚厚的草坪上‘游泳’。

  “嘿嘿……爸爸挑的毛毯就是舒服……怎么摔都不疼了!”

  口齿不清地呢喃着,她开

  始在草坪上来回翻滚。

  “好舒服……嘻嘻……舒服舒服!”

  此时的她,难得露出与往日反差巨大的可爱,让洛凌霄在无奈中又扬起爱意难掩的嘴角。

  容她闹了一会儿,知道秦绾打来电话。

  “我已经到后门了,你们在哪呢?”秦绾小声问。

  “额,就到!”

  挂断电话,洛凌霄忙把墨蒲卿从草坪上扶起,“卿卿,快起来,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不,还要玩还要玩……”

  “乖,下次再玩,再不回去,一会儿被发现了会被罚的。”

  “嗯?不能不能,不要禁足,不好玩……”

  “嗯,对,不好玩,咱们走。”

  洛凌霄将她背起,送到南门交给秦绾,才放心离开。

  好不容易把墨蒲卿扛到中庭,秦绾正要从后门进屋,就被墨慕凡拦下。

  她欲开口发问,墨慕凡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指了指屋内一处。

  她偏头一看,此时墨崎泽正在厨房里陪金龄弄晚餐,想必是他刚回来不久。

  “哎呀,完了,这怎么办?万一往客厅走,让我妈碰见了,她指定大呼小叫的惊动所有人!”秦绾低声苦恼。

  墨慕凡在中庭四周扫了一眼说:“在这院里也不能待久,不然一会儿被巡视的当贼会闹得更大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

  正焦急着,他们身后突然响起说话声,把秦绾给吓了一跳。

  “先到我房里来吧。”

  扭头一看,见是梁尤,秦绾捂着胸口松了口气。

  “走吧,到我房里可以不用经过客厅,一会儿被看到了就不好了。”

  这优优的脾气还真是挺好的,平时受尽卿卿的冷眼,这会儿还能这么出手帮她。

  唉……就是不知道卿卿一会儿会不会排斥,万一又给人家脸色,那就真的辜负别人一片好心了。

  算了,这总比把整个南院闹得鸡犬不宁强。

  秦绾迟疑了一下,带着墨蒲卿从中庭另一道门上楼,暂时先把她安排在梁尤房里睡一晚,再给金可忻打个电话窜供,让她跟金龄说一声墨蒲卿今晚在金家睡了。

  “放心吧,我房里平时除了清洁,没人会来的。”梁尤扯了扯嘴角道。

  秦绾点点头,又看着梁尤尴尬地提醒道,“那个,她睡觉会有点闹腾,可能会不小心把你踹下床,你……你小心点。”

  “哦……哦。”

  “要,要不,你到我房里跟我凑合一晚吧?”

  “没关系,房里这个折叠沙发可以拉伸成一张床,我可以睡在那。”

  “哦,那就好……那我去给你拿套床品。”

  “不用,柜子里还有一套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秦绾点点头,刚准备走,便瞟见角落里的猫,又提醒道,“对了,这个猫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她醒来之前我会把它放到后院去的。”

  “好,麻烦你了!”

  “没事,应该的。”

  秦绾扯了扯嘴角,转身出门,与墨慕凡一同离开。

  走在前头,墨慕凡不觉勾起嘴角,突然对这个善良温柔的女孩有了不一样的改观。

  对于墨蒲卿的现状,她完全可以视若无睹地待在房间里,不用冒这个险帮她,毕竟她这个养女的容错率太低,万一被发现了,指不定受罚最重的就是她,可她还是站出来了。

  看得出来,她并没有因为墨蒲卿对她那些所有不好的态度而产生敌意。

  锁上房门后,梁尤站在边上看着床上熟睡的墨蒲卿许久,眉宇渐渐透出一丝担忧。

  她听说那个关教导主任辞职了……

  这些天学校里都在传,是因为她把主任办公室闹得鸡犬不宁,还给炸了,才把人给逼走的,不知道这样她会不会被学校追究责任……

  如果卿卿是因为手表那件事做的这些,她不否认她内心有种满足的幸福感,但她还是不希望卿卿会用这种冒险的方式替她出头,那样只会受伤。

  ……

  清早,墨蒲卿一睁开双眼,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又空无一人的房间里。

  她坐起身,一脸懵逼地扫视房间一圈,努力运转此刻反应极其缓慢的脑袋。

  这……是在哪?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她记得……

  昨晚好像是跟洛凌霄在一起的……

  可这个房间……

  好像也不是他的房间啊……

  莫不是在他家客房?

  她不禁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懒腰,揉揉双眼清醒了些,又仔细瞧了瞧这个看上去清新别致的房间布置。

  啧……这洛家可真讲究,连客房都这么精致!

  她从床上爬起,走到窗边,想呼吸看看洛家后院清晨的空气是不是也这么别致的,可拉开窗帘的下一秒她就愣住了。

  这……怎么有点像……我家啊?

  呆滞许久,她转身跑出房间,往

  就近的楼梯口下去,推门走进中庭。

  环顾四周,她不由愣了一下,诧异地嘀咕道,“这不是我家吗?怎么是我家啊……”

  又仰头望了望刚刚那个房间的窗户,“我家客房什么时候升级了?”

  顿了顿,她再次愣住,“不对呀,我在家我为什么要住客房呀???”

  “喵~”

  正疑惑着,她耳边突然响起了最不喜欢听到的声音,下意识扭头看向卧在灌木下的白色毛团,顿时吓了个激灵。

  “****!”

  这玩意儿怎么到这来了!

  白猫突然起身,低声叫唤着欲向她靠近,吓得她立马往后退,“别!别别别,别过来别过来!”

  “喵~喵~”

  “大侠!好汉!求你了!别过来!”

  她好求歹求地拒绝靠近,见它依旧盯着她看,只能选择走为上计。可刚抬脚,就无意瞟见猫的腿部有块毛染了些鲜红,顿时又停下。

  嗯?是流血了吗?

  皱着眉头不知不觉靠近细看,只是才弯腰,她反应过来又顿住。

  **!疯了吧,我管它干嘛?!

  吸了口气,她闭上双眼屏蔽它那惨兮兮的叫唤和时不时舔舔那块血迹的动作,大步迈向屋里。

  “喵……”

  只是没一会儿,她又提着个药箱走了出来。

  她始终还是无法逃脱内心深处的那一面柔软,把同情的手伸向它。

  这一幕,也让端着猫粮寻猫,站在不远处的梁尤明白,真正善良的人,在人性面前,总会不知不觉忘记自己害怕或是讨厌的东西。

  墨蒲卿是善良的……也是全世界最好的!

  ……

  凡蔺。

  下课后,金可忻走到墨蒲卿桌前戳了戳正趴在桌上的她。

  “干嘛?”她头也不抬地问。

  “嘴馋了,走不走?”

  “不去,困。”

  “那行吧!那你想要什么,我顺便给你买?”

  “不想。”

  “咦?”

  金可忻顿时疑惑地凑近她,端详着她的脸,“你今天有点奇怪啊……”

  她双眼不睁,有气无力道,“滚,别扰我清梦。”

  猜她昨晚估计是又溜出去浪到半夜才回家的,这会怕是困成狗了,金可忻便没再打扰她,转身又怂恿金可樱陪她一起去。

  直到课间操,大家都纷纷离开教室,墨蒲卿还是趴在桌上没动。

  金可忻喊了她几声,她才苏醒过来。

  “我说卿小爷,你都睡了两节课了,还不够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真不知道昨晚又去搞什么鬼……赶紧起来,体操要开始了!”

  “替我跟老师说一下,我肚子不舒服,就不去了。”

  “不舒服?”金可忻不由皱起眉头凑近她问:“哪不舒服了?”

  她叹了口气,将脸埋进臂弯里,“肚子有点不舒服。”

  “是不是吃坏肚子了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要不,你去上个厕所?”

  “可我也不想拉屎啊。”

  “可能是肠胃问题,去校医院看看吧?”

  “可我现在就想这么趴着,舒服……可能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“好吧,那我先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听到他们的谈话,一直看着墨蒲卿的梁尤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  这时,金可樱拍了拍她的肩,“优优,愣着干嘛呢?体操去!”

  “哦,你们先去,我整理一下东西就走。”

  “那你快点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待所有人都离开教室,梁尤才起身背上书包,走到墨蒲卿身旁。

  “卿卿,卿卿……”

  “干嘛?”墨蒲卿没有抬头。

  “快起来,我带你去个地方!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“有要紧事,你一定得去!”

  “什么事?”墨蒲卿撑开眼皮看了看她。

  “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墨蒲卿还是拖着不适的身子跟她一同离开教室。

  直到走进卫生间,墨蒲卿才疑惑道,“你不是有要紧事吗?带我来厕所干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