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二章:霸道的宣言

作品:帝尊王妃|作者:阿茶大人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10-18 06:56:38|下载:帝尊王妃TXT下载
  然而,就在云舞跟龙倾邪刚离开没多久,两道黑袍的身影,从最深山之处,快速御空而来。

  血腥味,引来了森林中的魔兽,火狼的尸体,已经在被前来的魔兽撕食着。

  而前来的那两道黑袍身影,竟伫立在虚空之中。

  阴森森的眼眸,幽深莫测的看到下方的状况,很快,明显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竟有人闯入森林内围猎杀?”其中一道黑袍人,苍老嗓音染着一股威严气息响起。

  “看样子,是两个人,其中一个实力应该才刚突破五阶初期,火属性,还有一个……竟连我也看不出来。”

  另一个黑袍人眯起那阴悚眸子,其眼底深处闪烁着一抹杀意。

  若是云舞听到这话,准是飚出一身冷汗。

  就凭着地下狼藉的场面,就能看出,是两人而为,而其中一个还是五阶初期的实力。

  这其中,还没包括现场早已被其它魔兽破坏的情况之下。

  竟只需一眼,就分辨出来了,这两个黑袍人,到底是何等实力?

  苍老嗓音的黑袍人,眼底也升起一丝杀气;“这边靠近皇宫密道的悬崖,宝库守护者就死在那悬崖边,看来,宝库被盗,必然跟这两人有脱不了的关系。”

  “那两人肯定还没有走远,我们分头找。”

  阴悚话音一落,人影一闪,只见那两道身影霎时化作两道残影,分开消失了去。

  ……

  外围边界!

  云舞如一阵狂风般,迅速且隐藏气息的沿着山崖位置,朝着外围方向离去。

  她竟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危机感,直到出了外围,那种被毒蛇锁定的危险感觉才消失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她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奇怪的感觉?

  心底万分疑惑,可,不管她如何的想,似乎也摸不着头脑。

  也许,就是直觉吧。

  当很久的后来,几次三番出现这种“直觉”,云舞才知道,这跟雷达一般的直觉,竟然是来自她的身世。

  当然,这些都还是后话。

  “小东西,前面就是外围了,我还有事要忙,就先送你到这里了,等有空,我再来看你。”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龙倾邪,突然顿下脚步的开口。

  云舞转头,疑惑看着他;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他的出现,似乎每次都在她有危难的时候,之后,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对他,她一无所知。

  龙倾邪邪魅扬嘴,幽深黑眸对视上她;“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,而当那天到临时,便是你将心交给我之时。”

  闻言,云舞眉头一蹙,明显,对于他那话音,有些排斥。

  龙倾邪伸手摸了摸她头,磁性嗓音转为宠溺的语气;“你个丫头,就算不喜欢,也别表现得如此明显啊,这会很伤我心的,不过……”

  说到这,他却顿了顿,下一刻,她仿佛从他那幽深黑眸中,看到了一抹狂傲的霸道。

  “相信我,这个世上,能配上你的只有我,而能与我并肩携的女人,也就只有你一人。”

  好狂傲的语气。

  云舞一愣,莫名觉得心底一颤。

  他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,敢如此肯定的说出这般狂傲霸气的宣言?

  ……

  “我说怎么找遍了森林都没找到人呢,原来你个废物,竟躲在这个偏僻的角落。”

  就在云舞刚走到外围范围不久,就听闻到一道尖锐的嗓门传来。

  转头一看,便见云青儿跟云灵水正朝她而来。

  “呦呦,三姐,你看看,这废物满身是血的,好像受了不轻的伤啊。”云青儿揶揄的盯着云舞。

  “听说,比赛一开始,你就急冲冲的冲进林中,怎么,就凭你个废物,也打算想要从这场猎赛中胜出?”云灵水眼眸阴冷,语气却嘲弄着。

  “三姐,算起来,我们也已经好久没好好的教训这个贱人了,弄得她都忘记了什么叫现实了。”

  听闻云青儿的话,云灵水阴冷笑起。

  “那还等着干嘛!”

  话音刚一落,云灵水便腰间抽出长鞭。

  眼神轻蔑嫌恶的扫向云舞,一鞭子就狠狠朝她抽了过去。

  云舞眸光一冷。

  云麒要她对她们手下留情,可如今,她还没去找她们麻烦,反倒是她们自己送上门来。

  脚下悄然一挪,反手间,她徒手的接下了那甩来的鞭子,极冷开口;“看来,你们是真的想来找死!”

  云灵水嘲弄冷笑;“就你个废物,还敢如此口气跟我说法,看来,你才是想找死。”

  黄色斗气腾体,一个用力,想要强势的将鞭子从云舞手里抽出。

  可是……

  抽不动!

  云灵水眉头皱起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在一个用力,想要扯回鞭子,却发现,用尽全力也还是扯不动。

  这怎么可能?

  一旁的云青儿见此,蹙眉道;“三姐,你干嘛?对这种废物就不必手下留情,不然,迟早有一天,她会爬到我们头上拉屎的。”

  云灵水见云青儿只在旁说些风凉话,不由一股燥怒直冒起;“你还在废什么话,还不动手!”

  云青儿眼底一沉,对云灵水那命令似的口气,心底很是不满。

  说到底,她可是突破了二阶实力了,就她一个才一阶中期,凭什么用这般口气命令她。

  但现在这个时候,却也还不是跟她撕破脸皮的时候。

  抽出鞭子,夹带着一丝斗气,发泄似的直袭向云舞。

  “啪!”地上被落下了一道深痕。

  云舞身影,竟不知何时闪避了去,连她也没看清楚。

  云青儿眼底一怒;“你个废物,上次偷吃我二品元丹的事,还没跟你算账呢,今天,就一并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了。”

  只见,她挥起那条鞭子,如猛蛇般狠辣袭来。

  云舞不急不缓的躲闪,眼底却闪过一抹寒冷:“三姐,这件事你不打算解释一下?你觉得让我这个‘废物’来给你背黑锅,你不觉得脸红?”

  云灵水一楞,可很快,眸底阴冷乍现,恼羞成怒;“你个废物,竟还敢来污蔑我?前几天有爷爷给你撑腰,今天,我不打得你哭爹喊娘,我就不姓云。”

  那颗二品风系元丹,本来就是她想要竞拍的,可是,却败给了云青儿,身为嫡女的她,怎么可能会甘心,所以,她才让人从她那窃取了。

  那件事,只有她跟她娘知道。

  云舞怎么会知道的?

  云灵水心底杀意升起,那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,不然,她云灵水还能有抬起头做人吗?

  人的劣根性就是这样,自私自利,且特喜欢专挑软柿子捏。

  见鞭子怎么也抽不回,云灵水丢下鞭子,黄色斗气飚起,脚下一动,不知从哪持着一把匕首,恨恨地就朝云舞刺去。

  她还真想取她性命?

  云舞眸底凌厉一闪,身形一闪,避开她攻击,在反手间,手中那鞭子狠狠的席卷而去。

  瞬间,缠绕上云灵水的脖子,紧紧捆绑。

  云灵水眼底的惊愕刚一闪。

  云舞冷哼一声,长鞭陡然掀起,那被鞭子缠绑脖子的云灵水,山刹那间被狠狠抛甩出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尖叫声刚起,就听到一撞声,云灵水直接被重重甩撞到不远处大树,痛哼一声,便晕了过去。

  听那清脆的断裂声,少说也被撞断了两根肋骨。

  “记住,今后,你已不姓云。”冰冷的声音中,染着一股讽刺。

  这时,偏过头,冷冷看向云青儿;“轮到你了!”

  云青儿满眼的惊愕之色。

  她一个半点斗气灵力都没有的废物,怎么可能将一阶中期的人给甩出去的?

  这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个废物,是从哪偷学来的武技?”

  云青儿眼中阴冷闪过,手中鞭子迅速的朝云舞挥了过去;“你个贱人,还真是偷上瘾了,不但偷了我的元丹,还敢偷学别人的武技,今天,不好好教训教训你,你真不知道云家的规矩是什么了。”

  风咻咻的鞭子袭来下。

  云舞眸底闪过一丝锐怒,她还须要偷学别人的武技?

  看来,这云青儿是想先一步的对她出手。

  只不过,她云舞什么时候轮到过别人指手画脚的?以前没有,今后也不会有。

  “你竟然那么喜欢拿云家的规矩说事,那我就让你试试,这个规矩的滋味。”云舞满脸冰冷,脚下一闪,以此同时,手中鞭子迅速狠狠地朝云青儿抽了去。

  “啪啦……”

  凌厉的鞭子声掀起。

  这一鞭子不仅令云青儿瞬间皮开肉绽,同时,力道之凶猛的,将其瞬间抽飞了出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云青儿脸色苍白,连连后滚,激起斗气,想要抵挡袭下的抽打。

  可是,那鞭子,却诡异的能穿透她斗气的防御,直袭在她身上,血痕一道道的出现。

  突然,云舞似乎感觉到,好像远处有大批人正追赶着一只魔兽,朝她们方向而来。

  “这次,只是给你的一点点警告。”云舞眼底嘲讽冷然,手中鞭子停了下来。

  云青儿眼底满是惊骇,阴狠狠的盯着云雾;“你……”

  本想开骂,可后面的话语,却被她那道冰冷的紫眸,给赫然止住了。

  紫色的眸子?

  心底,仿佛在瞬间袭上了一丝冷颤的害怕,一股寒意从背脊升起。

  怎、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