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一百十三章 离心了 2

作品:乞丐王妃的咸鱼生活|作者:小手绢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10-18 06:57:22|下载:乞丐王妃的咸鱼生活TXT下载
  小姐们显然已经都想好了,纷纷到宫女那里报项目去了。

  ”姐姐你准备参加什么项目呢?”白婉儿见白杨没有动便上前问到。

  ”当然是全参加了。”白杨毫不犹豫的说到,骗小孩子的话也有人信啊。这是评判组的又一个坑。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告诉白婉儿的。就算是她说了,白婉儿也未必有那个本事。到时候样样稀松平常还不如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。

  白婉儿心里有些没底,这个讨饭婆姐姐是在说大话吧?琴棋书画舞蹈她全行吗?

  一边的黄蓉却不这么想,凭她这两天对白杨的了解。如果不是白杨真的来看热闹,把大选当成儿戏。就是白杨真有那个本事,后一种的可能最大。甘静倒是很痛快地就去宫女那里报了诗词和绘画。

  而黄蓉和白婉儿各都报了两项,诗词绘画。几乎所有的小姐都参加了这两项比赛。

  下午进行的第一项比赛就是诗词歌赋。刚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,白杨跟大家一样伏案书写着。论诗词歌赋,白杨可是信手拈来。这个朝代的毛笔字当然也难不住白杨。当年在爷爷身边的时候,白杨的爷爷都是用毛笔给村民们写药方。白杨也就耳濡目染跟着用毛笔学写字,也是白杨儿时最初的启蒙教育。上学的时候白杨还得过书法大赛的奖励。现在身处的这个朝代,书法还没有发展到自成一体。男人们写字粗犷狂妄,小姐们写的纤细柔和。而白杨的字兼容了现代和这个朝代的书法精髓。她洋洋洒洒的就写了好几张。只看了那三个小姐目瞪口呆,难怪白大小姐所有项目都报了,原来是有真本事啊。

  ”姐姐,你讨饭的时候跟谁学的认字啊?”白婉儿凑到了白杨的桌前问道。

  ”最开始的时候是跟一个婆婆学的。从阎王殿走了一圈回来后,姐姐我就脱胎换骨。你们都是蜜罐里长大的孩子,从小就有女先生教导写字认字。都不知道本小姐的字会不会被评判组的人笑话呢?”

  ”姐姐,你能不能送给我一张啊?”

  ”妹妹,你喜欢就随便拿去吧。不过姐姐奉劝你最好不要在大选的时候拿出去参加比赛。”

  ”姐姐是怕妹妹超越了你吗?”

  ”婉儿妹妹,如果你有那个本事能超越姐姐。姐姐都为你替我们白王府骄傲。”

  黄蓉和静儿看见白杨也不藏着掖着,都来到白杨的桌前细细的看着。

  ”白姐姐这些华丽的词藻,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呀?你把御花园的宏伟妖娆都写进去了,也把每种花的精髓描写的淋漓尽致。我们怎么就想不出来呢?”甘静由衷的夸赞道。

  ”你们可以拿去随便参考,能看懂的可以借鉴。看不懂的就不要生搬硬套了。”白杨善意的提醒到。

  ”可是我们参加比试的时候不就雷同了吗?”黄蓉担忧的问着。

  ”无妨,本小姐再写几张就是了。”白杨很大度的说着,她也有心帮助同屋的这几个小姐。

  参加诗词歌赋比试的小姐们,每个人都力求在数量上超越大家。所以老嬷嬷手上就收集了一摞子纸张。这个朝代的纸张还很粗糙,老嬷嬷小心翼翼的把每个小姐写的诗词歌赋分开来,有几个宫女送到被屏风隔开的那一面。白杨这才知道,原来这些都不是由评判小组来评判的。屏风的那一侧一定是来观摩的人,至于是什么人谁都不知道。还真有点儿像现代的大学考试,谁来评卷儿对这些小姐们来说都是未知数。

  凤仪宫的院子里摆满了炭火盆儿,整个凤仪宫的院子被屏风围成了两个区域。一面是参加比试的50个小姐,一面是今天来观摩的人。屏风遮挡了寒冷,炭火盆也散发着热量。屏风里倒也不显得怎么冷。但终究是露天坐着,小姐们虽然穿着好几层衣服。短时间还可以御寒,时间久了就觉得受不了了。

  ”婉儿妹妹你靠姐姐坐着,我们互相取暖。”看到白碗儿冻的有些发抖了,白杨把凳子往她身边挪了挪说到。

  ”姐姐,你身上好热乎哦。姐姐你里面穿冬衣了吧?”婉儿神秘兮兮的问到。

  ”没有啊,姐姐挨饿受冻的时候多了锻炼出来的。你们冬天都不穿棉衣吗?”

  ”白姐姐,衣服里塞的那些白颜色的毛毛,我们大燕国是没有的。番薯小国那里到是出产说是就叫棉花,可路途遥远价格昂贵。寻常人家是穿不起的。5年一次的蕃国来朝进贡倒是能带来一大批那样的东西。除了进贡给皇室也在京城售卖。只是我们这些人是买不起的。”黄蓉很实在的说着,人也把板凳搬过来,挨着白杨座下。甘静犹豫了一下也坐了过来。说来也奇怪了,白杨身上热乎乎的散发着温度。四个小姐抱团取暖,倒也不觉得初冬的寒冷那么难挨了。

  在屏风隔开的那一面,坐的都是男人。当然每个人都穿着厚重的棉衣。最前排的是太子和三,四,五三个王爷,后一排就是大臣府上准备在大选中挑选正妻的公子少爷。这些人是不用参加评判的纯属是来相亲的。

  在后面分了几张桌子。评判书法的是给王爷公主启蒙的先生。也有评判诗词歌赋意境的大儒,还有礼仪司官员,毕竟诗词和唱曲的词是不一样的。每张桌子上都坐了五六个人,小姐们写的每一张纸都要这张桌上的评判每个人都审阅一遍。然后几个人的意见综合起来,给这张卷子打一个合适的分数。排除事先私底下的交易,现在的评选确实公平公正。最后面是一张大桌子,坐着朝堂里的元老。他们主要是来监督评判了公平和公正。

  本来皇上今天也要是来看一眼的。一方面彰显朝廷对5年大选的重视程度。二来如果有特别优秀的的皇上优先纳入后宫。皇上今天却没有来,这叫大家有了不一样了猜测。知道一点内幕的,都在心里揣测着。皇上这是要放弃的意思了吧。

  太子却不这样想,知子莫若父知父莫如子!皇上越是这样,越说明他势在必得。就像上一次5年大选西凌公主的那一次。只是这一次没那么幸运了,看情形皇上被白杨伤的不轻。

  三王爷燕笑天人如其名,他就坐在太子身边笑得人畜无害。其实他知道的比太子还要多,也足见他母贵妃在后宫里的力度。皇上昨晚吐了几回血,但没有大碍。皇上不来是憋着什么大招。也在暗中重新布局。这会儿他和身边的老四老五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”论容貌本王觉得那个讨饭的小姐可排第一。就是出身太过低微,将来进了王府也很难服众。”

  ”三哥说的极是,不过听说那个白王府的讨饭小姐可是有真本事。二哥逍遥王的毒都是她给解的。”四皇子说。

  ”那和我们也没多大关系,女人不能大过男人。这是老祖宗的忌讳。我还是觉得那个叫静儿的小姐更好一些。长得乖巧看着就是有福相的小姐,就是甘家的势力差了一点。”五皇子心无城府的说到。

  ”五弟,你是来选王妃的,不是来扩充势力的。别什么话都往外说,小心引火烧身。”太子一副兄长的姿态说道。

  ”太子皇兄,这不是没有外人吗?皇兄可不许在父皇面前告状啊。”

  ”说什么话,本太子是那样的人吗?祸从口出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你们现在还小等过几年就知道了。”太子说的真是实话,这几个比自己小了两个五年大选的皇子,还真不值得他费心思。

  皇子们的后面一排就是贵公子和豪少爷。他们也在毫无顾忌的品评着屏风那一面的小姐们。说的也是长相家势财力和实力,跟才艺展示都不挨边儿,可见才艺展示在5年大选中并不占多少的份量。

  终于那边的评判工作要结束了,每个小姐的答卷中都被抽出来一张放到了一起。重新交回到老嬷嬷手里了,也就是原来的五分之一。可见又要到宣布结果的时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