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百六十章 毒杀

作品:千秋不死人|作者:第九天命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10-25 07:00:56|下载:千秋不死人TXT下载
  “猫有猫道,鼠有鼠道。不管是那一道,能用得上的就是好道。”崇丘深吸一口气:“要是能顺利的将孔宣给毒死,咱们攻入神州,或许能节省不少力气。”

  “大王,中土神州高手众多,咱们当真要在此时攻入中土神州吗?”老道士一双眼睛看着崇丘:“一旦三关山破,只怕人族那些老家伙也会坐不住了,到时候一个个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……。”

  “呵呵,你这老狐狸想岔了,一旦三关山被破,到时候人族虽然有高手站出来,但你想想,大商周边的百族,会坐视旁观吗?只怕一个个都会活蹦乱跳的窜出来,与咱们一道围攻大商,群狼噬虎。到那时,别人不敢说,哪位无双公子,必定会与我一道杀入大商!”崇丘拍着老狐狸肩膀:“中土高手是多,但中土之外百族的高手也绝对不少。”

  中土地大物博,虽然高手众多,但暗中觊觎的人更多。

  图爱友路遁地,在群山中游走,不过半个月,便已经遥遥看到了一队人马,正是镇国武王黄天牛的营帐。

  气血浩荡,兵家大阵勾连,天地之力浩浩荡荡,即便是遥遥隔着数十里,也不由得叫其心神摇曳,恨不能立即拔腿跑开。

  “我体内有先天寻宝鼠的血脉,更有天生神通鼠目寸光,兵家大阵勾连天地确实是厉害,可惜行走中的兵家大阵,到处都是破绽。”话语落下图八钻入地下,一路暗中前行,随着大军开拨。

  夜幕降临之后,才见黄天牛停下大军,然后大军安营扎寨。

  图八隐藏在地下,牢牢锁定黄天牛的气机,找寻到黄天牛的营帐之后,暗中潜伏在营帐之下。

  那黄天牛在营帐中琢磨了一会地图,然后走出大帐,去召集众将士商议如何抵挡妖族大军的事情。

  图八趁机跳出地面,看着空荡荡的大帐,然后心中暗自一动,看向了点燃的灯油,自袖子里掏出玉瓶,拿出一根簪子,轻轻沾染了一点点玉瓶内的毒液,缓缓道滴入了灯油之中。

  又去看向黄天牛的水壶,拿着那沾染了毒液的簪子在水壶中搅了一搅,在看向大帐墙壁上悬挂的长刀,眼神里露出一抹异彩,然后手指捏着玉簪,在那弓箭的弓弦上勾勾画画,随即玉簪化作一道黑烟消散。

  “好霸道的毒性”图八看着化作灰灰的半截玉簪,二话不说跳入泥土中,消失不见了踪迹。

  图八走了,半响过后黄天牛返回大帐,才掀开大帐的帘子,便不由得心中气血一阵悸动。

  黄天牛精气神紧绷,四周打量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帐,略做沉思之后,方才走入大帐内:“许是错觉。亦或者是我此行讨伐崇丘,会有大危机。这股悸动来自于冥冥之中,而并非我的营帐。我的营帐处于大军之中,怎么会有危险?”

  黄天牛笑着端坐在案几前,继续观摩着手中的地图,思忖破敌之法。

  灯油之中,一滴黑色的液体,不知何时顺着灯油散发而出,向着黄天牛了然而去。

 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,只听得大帐内传来一声惨叫,待到亲卫冲入大帐,唯有一堆盔甲以及脓血散落在地,不见了黄天牛的踪迹。

  黄天牛死了!

  “这面镜子倒是好宝贝!”图八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帐内,看着闪烁神光的照妖镜,一双眼睛顿时亮了。

  捡起地上的照妖镜,图八左右打量一番,然后方才匆匆远去,向着三关山而去。

  尚未走出边关,便死的不明不白。

  没有人知道黄天牛是怎么死的,但所有人都知道,黄天牛遇害了。

  等到这个消息传入朝歌之后,朝歌上下为之震动,三军齐齐悸动,闻太师一声怒吼,竹林为之炸裂。

  他虽然料到黄天牛会死,但绝不曾想到黄天牛会死的这般窝囊、利索。

  重阳宫

  闻仲脚步匆匆的来到了虞七的寝宫前

  “黄天牛死了”闻仲声音里充满了愧疚。

  “不是我干的,你应该知道,我一直都在重阳宫内潜修,一直都不离开此地”虞七转头看向闻仲。

  “我要去为他收尸”闻仲叹了一口气:“你好生坐镇朝歌。”

  “我的照妖镜记得带回来”虞七道了句。

  闻仲脚步一僵,然后没有回话,消失在了黑夜中。

  三关山

  孔宣的府邸

  面容妖异俊美无双的孔宣,站在院子中的批把树下,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天空中的批把树,金黄色的批把在山风中摇晃。

  “大帅,黄天牛死了”袁弘的声音在庭院内响起,伴随着一道清风,出现在了孔宣身后。

  “怎么死的?”孔宣一愣。

  “身中剧毒,整个人直接化作脓血而死”袁弘面色严肃。

  庭院内一片宁静,唯有风吹过树叶的哗啦声在不断作响。

  “是重阳宫的那位出手吗?”袁弘问了句。

  “不是”孔宣摇了摇头。

  “大帅为何如此肯定?”袁弘不解。

  “这手段太恶毒,不是那位能干得出来的。更何况,修为到了我等境界,想要斩杀黄天牛,不过是一念之间,动动手指罢了,又岂会费心思去下毒?”孔宣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是就好!不是就好!”袁弘忽然松了一口气:“这手段实在是恶毒。叫人不寒而栗。不知何人下此毒手?”

  “下毒的凶手就在你我眼前”孔宣莫名一笑,看向了自家的脚下泥土:“你说,是不是?”

  袁弘一愣,顺着孔宣的目光,看向脚下大地。

  下一刻,只见大地上泥土疯狂蠕动,然后就见一道妖气毫不遮掩的宣泄而出,拼了命的往三关山外逃去。

  恐怖!

  简直太恐怖了!

  逃!

  拼了命的逃!

  图八想不明白,自己的气机已经收敛到极致,为何却偏偏依旧被对方感知。

  “走得掉吗?”孔宣一跺脚,大地上荡漾起一层波动,接着就见大地上一道身形破土而出,然后倒悬而归,悬浮于孔宣身前。

  “孔宣好生的厉害!!!”图八心中骇然,下一刻玉瓶拿在手中,便要将毒液向孔宣泼去。

  “好孽畜,在我面前也敢逞威?”孔宣冷冷一笑,接着就见空气凝固,五行元气似乎形成了铜墙铁壁,将图八固定在空中。

  孔宣手掌一招,那玉瓶落在了其手中。

  “这妖兽?”袁弘在一边愕然。

  双方交手,不过是兔起鹘落,还不待袁弘反应过来,便已经结束了。

  “我若所料不差,黄天牛就是死在这毒药下”孔宣看向被钉在虚空的图八: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吾乃妖王座下大将图八,你这厮还不速速放了我,否则待我家妖王降临,必然将你三关山荡平”图八心中发毛,此时连忙将崇丘妖王搬出来,试图威慑住孔宣。

  孔宣轻轻一笑,手指敲击玉瓶,心头念动玉瓶中一滴毒液悬空而起:“原来是崇丘那孽障的手下。不知这毒液有何功能,正要拿你试药。”

  “大帅,且慢动手。或许能从此妖嘴里问出一些妖族情报。”袁弘连忙上前道。

  “呵呵,妖兽口中的话,你也敢信?”孔宣嗤笑一声,在图八惊怒的目光中,只见那一滴毒液飞出,径直落入了图八的口中。

  下一刻,图八来不及反应,整个身躯直接化作了一摊脓血。

  “好猛烈的毒性,怪不得黄天牛连反应都做不到,直接就死了”袁弘声音里满是骇然。

  “是很猛烈的毒药”孔宣拿着玉瓶,心中略做沉思,转头看向了袁弘:“图八的样子,你记下了?”

  袁弘一愣,点了点头:“记下了。”

  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你前往崇丘与勾陈的领地走一遭”孔宣将玉瓶递给了袁弘:“要是他们两个能打起来,那是再好不过。打不起来,也不过是死了一些畜生,无伤大雅。”

  袁弘接过玉瓶,打了个寒颤:“大帅,这毒药太猛,一旦下毒,只怕不知要死伤凡几。”

  “你已经长生不死,修成神魔之体,还惧怕区区因果怨气?”孔宣没好气的道:“速去,休要啰嗦。”

  袁弘不敢多言,只是化作图八模样,消失在了庭院内。

  “如此猛烈的毒药,叫我想起了先天孔雀记忆中的一个人……一个妖族的大能人物!”孔宣背负双手,眼神里露出一抹沉思:“相柳!不知道是不是他!莫非这些老家伙当真都活了不成?”

  大荒

  崇丘手中拿着照妖镜,眼神里露出一抹心有余悸,就是一边的相柳,也尽数是骇然:“这等邪物,必须要毁去!必须要毁去!此物专门克制天下间的所有妖族,一旦落入人族手中,岂还有我妖族活路?”

  说实话,相柳是被惊悚到了。

  之前那图八毒死黄天牛,抽空将照妖镜送了回来,然后崇丘催动照妖镜,一道宝光无意间落在了相柳的身上,竟然将其真身照破,安能不惊?

  这照妖镜的神威连他猝不及防都着了道,更何况是那群普通的妖魔?

  必须毁去!。